即便如此,白楚还是没有看到有人把天精玉液给交割走。

  这让他不由怀疑,自己是不是来晚了。

  真的抢时间的话,他失魂落魄的坐在椅子上的那些时间,足够拍下天精玉液的修士,取走自己拍下的东西。

  心中有所怀疑,但没有验证的途径,白楚也只能在这里继续耗着。

  用正当的借口留下,已经是一件十分难得的事情了,还想着从对方嘴里挖到东西到底有没有被取走,根本就是痴人说梦。

  没有办法,白楚只能说服自己尽量耐心的等下去。

  无奈的坚持,却在不久后换来了好结果。

  看到熟悉的盒子被交割走,白楚再不浪费时间,挥手将所有灵晶收起,快步跟上了对方。

  从没想过要隐藏起来,快步跟上去的白楚,一点也不怕对方发现他。

  也就是在这里不能动手,不然的话,他现在就已经动起手来了。

  “小兄弟,有些东西看着诱人,可想要咬上一口,那是要豁出命去才行,莫要自误。”

  他毫不掩饰自己的目的,还没跟着走出这交割物品的地方,被白楚尾随的那人,猛地停下脚步,一脸和善的劝起他来。

  随着话音落下,白楚的脸色变得异常难看起来。

  白楚脸色变得难看的缘由,不是被发现,而是发现眼前人的修士,自己居然看不透。

  看不透修为,只有两种可能,要么是对方根本没有修为,要么就是修为高出太多。

  两种可能,在白楚看来,其实只有一种。

  修为高出太多,想要从他手上抢东西,不是一件难事,是几乎办不到的事。

  认清现实,灰心不一的白楚,咬了咬牙,还是继续跟了上去。

  修为高出再多,不搏一搏,他怎么也没办法安心。

  走出交割的地方,看到费心留在里面的白楚也出来,守在外面的修士,马上来了精神,一下就将那人围了起来。

  “不用这么紧张,我不会跑,想要我手上的东西的,出了门,都可以向我动手。”

  “不过,抢我东西之前,最好把给你们收尸的人找到。”

  被挤得有些不舒服,拍下了天精玉液的修士,忽然立住,笑眯眯的说起话来。

  说话的时候,没有带上一丁点威胁的语气。

  可听完他说得话,不少人都感觉后脖颈子一阵发凉。

  一些人,甚至已经开始冷静的思考,究竟要不要继续按着自己原先的主意行事。

  这丝毫不偷偷摸摸的样子,看起来准备十足,绝对不好招惹。

  一番考虑,心中摇摆不定的一些人,悄然抽身离去,两句话,说退了将近五十个修士,还没动手,此人就已经赢了一局。

  少了一些人,但拥挤还是没能缓解,皱着眉头走到门口,那人一步跃了出去,迎接那些走在前头,一应攻击,已经准备妥当的修士。

  看到他出来,一个个准备好攻击手段的修士,马上把自己的手段往他身上招呼。

  各式各样的攻击汇聚到一起,以天为画布,绘出了一副绝佳的泼彩画。

  在漫天术法中,那一直一来,似乎都没拿所有人当一回事的修士,看上去像极了在狂风巨浪中飘摇的一片孤舟。

  看起来像孤舟,但实际上,此人却宛若不动礁石,丝毫没有被这数量繁多的攻击吓倒。

  “罢了,就陪你们玩上一玩。”

  打了个哈欠,伸了个懒腰,散漫的开了口。

  从出门开始,就没有把这看起来能要命的攻击放在眼里,他有所动作之后,以鲜明的事实证明,他的确有不把这些攻击放在眼里的资本。

  只见他双手合十,一口金色大钟,随即凭空出现,将他给罩在里面。

  凭空出现的金色大钟,从它散发出的术法光芒来看,可以肯定,是一种防御术法。

  只施展了一种防御术法,却挡住了数百修士的联手攻击。

  “就这点手段,还想抢我?是吃了药,还是药没吃?”

  防御迟迟没有被打破,那人大为嫌弃的数落起来。

  “好利得嘴,就让我来掂量掂量你的斤两。”

  眼见蚂蚁拿着大象没有办法,藏在暗处,准备渔翁得利的猛虎,终于出手。

  足以与之匹敌的对手一出手,那被攻击了半天,依旧维持着的防御术法,终于被攻破。

  “这才有点意思,应该不止你一个,都出来吧!”

  “不联手,你们连活下去的机会都没有。”

  赞许的拍了拍手,那人扯开了嗓子,让有足够实力,却准备渔翁得利的修士一并出来,免得连鹬蚌相争的机会都没有,只能变成案板上的鱼。

  “没了出来?还真是一点也不听话。”

  “既然这样,本座只好送诸位一起上路了,免得有人总想着藏,不陪我好好玩。”

  等了一小会儿,像赶苍蝇一样,随手把几道讨人厌的攻击,以及打出他们的主人一并处理掉,失掉了耐心的他,遗憾的叹了一口气,随即全力出手。

  抬起手,往头上一抓,然后随手一甩,一个一摸一样的他,就出现在了众人面前。

  一连抓了八下,变出来八个一摸一样的人,这才停了下来。

  一个,已经不好对付,又多了八个,因为贪心而参与到围攻里的修士,齐齐变了脸色。

  悔意,也从一个又一个的修士心中冒出来。

  一再强调,抢东西要付出的代价是性命,变出八个自己之后,那人一点也不心慈手软,直接拉开了杀戮的序幕。

  共计九个一摸一样的人,每每打出一道术法,都能收割不少修士的性命。

  被死亡的阴影笼罩着,后悔不已的修士,想起了举行拍卖会的地方,马上迈步朝着里面冲。

  被死字逼得变得聪明,但拍卖场里的修士,更加聪明一些,为了防止自己被牵连,早早就开启了阵法,使得进出的地方,只能出不能进。

  临时想出的生路被断,不知该往何处逃,死去的修士,变得越来越多。

  人死得多了,还能活下来的,无一不是有自己本事的。

  靠着新近学会的挪移道术,只要预见自己被术法的攻击范围笼罩,白楚马上就进行短距离挪移,跑到战场其余安全的地方去。

  有这本事在,一心想走,在那人此时无心斩尽杀绝的情况下,完全可以脱身。

  他可是看到有好多个家伙,是用了挪移符离开的。

  酷匠wQ网$~唯一正版U),其他D都是+盗=@版c0)

  能走而不走,还是因为他手上的天精玉液。

  不断躲闪的过程中,一个并不周详的计划,在他脑海中成型。

  这不周详的计划,不缜密的程度,到了计划成功与否,都全然靠时机。

  短暂的惊讶过后,眼见真的不联手,并拿出压箱底的手段,活下去的希望是十分渺茫的,一个个原本打算在暗处等着做渔翁的修士,终于如他所愿,一齐动了手。

  不出手不要紧,这些人出手之后,白楚方才发现,居然有二十一个灵躯修士藏在暗处,加上最先出手的那一个,足有而是二十二个。

  二十二个灵躯联手攻一人,还是没有占到上风。

  虽说折合一下,实际上是等同于二十二人对上九人,情势对于原本怀着做渔翁的心的修士而言,还是一点也不容乐观。

  获胜的可能很小,但这些人也没完全落入下风,双方打得颇有几分难解难分的意思。

  真正能陪着玩上一玩的出现,对于小虾米,也就失去了兴趣,使得白楚这些晶变和虚神,反倒安全了下来。

  侥幸躲过一劫,改了主意的,却很少,真是应了那句老话:“记吃不记打”。

  微信搜“酷匠好书”,关注后发作品名称,免费阅读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